网站首页   团 讯   团 刊   观察· 评论   人物· 访谈   专题新闻   新闻前沿   广角镜头   学习园地   原创天空   记者沙龙   记者之星
原创天空

纪念杨先生

稿件来源:新闻部 英语学院汤含玥   图片来源:
发布时间:2016-10-25   访问次数:

 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,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,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    ——杨绛

  先生说,“我今年一百岁,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,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,寿命是不由自主的,但我很清楚我快‘回家’了。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。我没有‘登泰山而小天下’之感,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。细想至此,我心静如水,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,过好每一天,准备回家。”

  两年前,杨绛先生答记者问时,如是说。而今,距她7月17日的生辰还有53天,先生一如她所说,终于在105岁时,跨过了人生的边缘,“回家”了。世人都为此而扼腕叹息,我却为先生感到高兴。因为,想必她这一生,已见过山川大海,浮生万象,也曾身涉险境,与细流争高低。105岁时的她,已经找到了内心的“淡定与从容”。

  杨绛去世之时,几乎是全国“震动”,从新闻至微博,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欲以发一段杨绛之言、称一句“先生”来以此缅怀,真情者有之,跟风者亦有之。当我们在纪念杨绛先生时,我们在纪念什么?杨绛先生的世界属于她自己,而我们的世界却与你有关系。文学大家、翻译巨匠……世人见你等身的著作,满溢的荣誉,而你教会我们的却是温柔敦厚、风雅大气、宽慈悲悯,与万物不争。你已留给世间追忆无穷的“道德文章”,而今,以一种自洽、自由的方式逝去。所以,长歌不必当哭,我为先生感到高兴。
对于死亡,我们畏惧到避而不谈。中国人向来都是畏惧死亡的。孔子说,“不知生,焉知死?”,面对死亡,我们恐惧到避而不谈。当一个新生儿降世时,所有人都对它说“恭喜恭喜”,然而没有人能确定它此后的人生是否快乐;而当一个人逝去,我们都倾向于说“可惜可惜”,然而亦没有人能笃断,她在那个世界,未必不幸福。儒家向来是“重生轻死”的,孔子说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,我们只谈论人,不谈论妖魔鬼怪。《庄子•齐物论》说,“六合之外,圣人存而不论”,天地之外的事物,圣人知道它的存在,但也不说它。

  从杨绛先生的去世想到此,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的教育中,一直缺席“死亡”这一课,我们常常被告知,“死亡很可怕”,“死与生相比,根本微不足道”,“只有你的人生有意义,你的死才有价值”。

  有的革命先烈,在盛年离去,却留下不朽精神;有的平凡之人,活了接近一个世纪,却是碌碌无为,憾然离去。杨绛先生活得比钱学森先生长久得多,却一个如同高山,伟大而令人赞叹,一个如同流水,长久而令人安心。

  最近,主持人马东回忆他的父亲,著名相声家马季先生时,对于“死亡观”的谈话,同样引人深思。他说,我父亲今年去世十周年,父亲去世三年以后,我做了一个梦,我梦到我的父亲。我父亲对我说,我今天才真正走了,很高兴,跟你做一世父子。有缘再聚。

  对于死亡,我们都应该“恋生,亦不畏死”。

责任编辑:李静怡
 
 
 
公告栏 > 更多

第十二届大学生记者团干部名单

第十一届大学生记者团干部名单

大学生记者团2014-2015年度表彰

第十届大学生记者团招新录取名单

新闻前沿 > 更多

挑战迷马 传递爱心

第十二届大学生记者团素质拓展活

不忘初心,不负青春——我校大学生

醉美大外冬

大连外国语大学三大组织篮球赛成

大连外国语大学官方微信平台

2015 军训进行时

我眼中的大外

2015 梦始大外

本月排行 > 更多

消息与通讯的特点和区别

大外图书馆调查报告

大连外国语学院第四届大学生记者

中国外交成就三十年

新闻写作基本知识

我们的中国——观国庆60周年阅兵

前前后后观《十月围城》

 
版权所有 © 大连外国语大学宣传统战部